• 网站首页

  • 安徽重点新闻网站

  • 企业文化

  • 新闻中心

  • 社区

  • 天柱山

  • 九华山

  • 黄山

  • 芜湖

  • 合肥

  • 徽文化

  • 徽商

  • 淮河

  • 皖北

  • 皖江

  • 安徽新闻

  • 江淮

  • 安徽

  • 地方资讯

  • 主页 > 皖江 >   皖江
    为何品牌连锁店屡触食品保险雷区 袒露出什么问
    时间:2021-08-25

      新闻1+1丨食品安全 “连锁”的底线

      今年4月份以来,“小龙坎”火锅店、“蜜雪冰城”奶茶店、“华莱士”快餐店、“杨国福”麻辣烫店、“奈雪的茶”奶茶店、“大润发”超市曝出食品安全问题,引起社会广泛关注。24日,市场监管总局公开6起食品违法案件查处情况。道歉当然是涉事企业应有的态度,不过,我们更为关注的是,道歉之后问题又该以怎么的方式去解决?尤其是当这些呈现问题的店面都属于连锁品牌,又在提醒我们需要留心怎样的问题?我们连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王旭,共同关注!

      市场监管总局公开6起食品遵法案件查处情况

      涉嫌利用黑作坊加工混充“鲜鸭血”,成都小龙坎被约谈;修改开封食材日期、过夜奶浆仍应用,记者暗访解开蜜雪冰城的“秘密”;炸鸡掉地上连续用,荡涤剂滴入油锅,华莱士涉事餐厅停业收拾;臭味明显的肉冲洗去味再上柜台,大润发超市的处理方式令人震惊。食品安全不“零风险”,但对食品安全范畴的任何违法违规举动,必需保持“零容忍”,这是国度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表明的立场。

      餐饮连锁企业,总部和加盟店,到底是什么关系?

     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王旭:在食品市场经营活动中,总部和加盟店的法律关联是比拟庞杂的,有的分部可能是总部直接设破的销售分店,有的可能只是以一种加盟方法,相对独立的法律地位加入到经营环节中。然而不管是相对独立的,还是相对一致的法律位置,应该说作为一个奇特品牌的总部经营主体,无论是通过合同约定还是通过个别行业的惯例,以及法律对于企业是第一责任人的要求,它都需要对于分店或者具体门店有约束和监督,我想这点在法律上应该是比较明白的。

      如何看待涉事企业声名中与个别门店做“切割”的表述?

      主持人:除了食品安全问题,涉事企业的申明中,除了报歉,还会有“涉事门店已停业整理,且公司已经派出工作人员前往监视”给人感到像在切割甩锅,你怎么看?

     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王旭:应该说从相似措词和表述来看,确实给人有切割的印象,然而这种切割在法律上来看,还是有很大的危险,也是不可能成立的。由于《食品安全法》通过专章划定了企业是第一义务人。他们是在共同的品牌和共同经营环境里的一个独特体。所以作为企业,它在共享一个品牌对于它的加盟店或者分店,进行管理、规制的进程中,实际上是履行本身企业的法律责任的一种表现,而不是将自己置身事外,作为登峰造极的一种姿态去斥责它的同行,我想这两个逻辑是不能够混淆的。

      器重强化总部管理,才华更好地解决餐饮连锁企业可能存在的保险危险

      主持人:除了排查、处分、查究外,市场监管总局公然6起食品守法案件查处情况中还特别提到,对于案件查处,“不仅聚焦单独门店,也重视强化总部管理”,如何理解这一目标?

     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王旭:这次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设计了一套“组合拳”,也是完全合乎《食品安全法》和《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》中对于风险全过程的操纵以及可追溯的法律准则和法律思路。因为一个门店“爆”了,引发了民众的担忧和监管局部的参加,就可以合力推导出,在同一品牌,统一经营链条里,别的店也可能存在的类似风险,我们须要对于其它的店进行风险监测和打消,这样一种监管的手腕是以点代面,坚持了一种基本的底线思维,也是很有效的“组合拳”设计。

      食品安全出了问题,企业想通过道歉、营销后就“翻篇”?想得美!

      中国公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王旭:有企业的文化跟心态,就是运用生活节奏非常快的社会氛围,网络世界瞬息万变的信息海量去应答问题的浮现。但《食品安全法》和《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》对于“精准监管”是提出了恳求的,比如说法律规定,如果在某领域,多次暴发类似问题,那么就应该在加大对它风险监测的,包括抽检、约谈,对整改情况进一步监督。在频率、范围、力度上都该加大。如果屡次发生同类型的食品风险的,在处罚的力度上是可以加大的;情节重大的,根据实施条例规定,可以对造作人,比喻店长、企业法定代表人、直接任务人,对自然人给予严厉处罚。

      品牌连锁店屡触食品安全雷区,袒露了怎么的问题?

     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王旭:首先应该说这个问题是在我国食品产业规模化、粗放化程度越来越强,市场越来越有活力的大背景下出现的,它同时也对市场秩序提出了新的挑战,那就是我们要监管一个“点”相对容易,但当连锁店成为一个“面”,成为粗放化、范畴化的存在,也象征着我们对于它的监管手段也必需要升级。

      品牌连锁店屡触食品安全雷区,何解?

      中国国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王旭:首先我想第一点,就是全体行业应当有一个基本的行业初心,做食品企业,包含餐饮业,不论咱们为它附加多少的其它食物之外的能量跟元素,它首先是一个给人吃的货色,我想这个初心,假如这个行业破不起来,那么它就可能会在其它的一些经营思路下,淡化保险底线。实际上《食品平安法》对行业的文明和尺度建设,包括自律和共治是寄托了厚望的。戳链接,关注餐饮行业措施。

     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王旭:第二点,我想就是对于企业自身应该要加强合规建设,我们一个方面要让企业的投资可以在一个有序的环境里充分流动,发明高品质发展的前提,但是另一方面这个高品德的发展一定是以秩序作为条件的,它一定是活而不乱的,所以这就需要每一个发展主体,也就是企业它要有一套内部的自身的有效的合规与封控的体系,这一套系统它是一个防范机制,是一个安全的阀门。戳链接,看解答。

     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王旭:第三个我想就是政府要更好有为。这个有为不仅仅是踊跃的作为,也包括咱们要发现更多的手段,这些手段可能应对一定体量的企业,应答它内部相对复杂的这样一个链条。我们一个方面要通过法律去清楚查究责任,另一方面也应该在政策方面,比方说优惠政策的给予,好比说对于企业信用体系的评级,对相关的企业公平引导。政府应该有更多的柔性的激励方式,这点对于大企业,对于美誉度比较强的企业,它可能是更有效的。

      连锁餐饮企业必须设备的食品安全治理人员,为什么未能做到自查问题?

     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王旭:《食品安全法》有这样的请求,不等于很好地实行,仍然可能存在制度上墙,但未必落地的情形。设置这么一个岗位和相应的人员,对企业来讲,客观上象征着增加成本,所以能不能有效运行,能不能真正落地还真不必定。其次,即便有这样的岗位和有职员要求,波及到人员自身的专业才干、职业伦理,能不能符合食品工业标准的要求,我觉得这也是要考量的。《食品安全法》2015年勘误后,进入到新的法律里,应该说仍是一个绝对新的事物,基于不同的企业类型、体量、范围,轨制落地的水平、成果也不一样。

    【编辑:苏亦瑜】